地 点:证大当代艺术空间

艺术家:其他

是否参与这次活动?

镜月所指|听他们来谈谈曾浩(研讨会节选)

镜月所指

曾浩2008-2013作品展

2015年8月25日-9月21日

证大当代艺术空间

(上海市杨浦区军工路1436号)

开幕式:2015年8月25日下午4时


策展人:顾耀峰

学术主持:朱其

展览总监:张爱东



顾耀峰

曾浩是个感受型的艺术家,也可以说他是个直观型的艺术家。他的感受和直观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不同时期艺术语言的变化在他身上体现得很明显,很多时候,他的这些变化并没有经过理性的分析、而是跟着自己感觉的变化就变化了,包括近几年使用泡泡,在事后一看好象就是那么回事,但在事先,曾浩很少进行定性定量分析后再去选择一个最优的路数,他是凭他的直觉进行了一些选择。另一个方面是,有很多社会、生活里的事件,容易冲击到曾浩的观念。但是,曾浩只是受到冲击,并没有被影响。他的感受就像是一台灵敏的接收器一样接收某种信息,只不过有的人接收这个有的人接收那个。曾浩所接收的信息,无论是中西方文化的对撞、还是权力和草根的戏噱,在他的作品里都成为了一个个元素一个个痕迹。




高岭:曾浩我是比较了解的 …… 从语言上来分析,曾浩的画不属于表现性的绘画,对人物的造型有卢梭的风格影子,追求一种简约和概括,而我们知道同时甚至更早些时期四川美院是以生命性的生命之流为主,注重个人的感受和表现性。曾浩走的路子是在强调人物的形体质感,通过形体的质感和处理来表达精神和情绪,通过质感和色彩来强调油画特殊的表现力,他后来形成的独特的油画语言下的气球的质感,就是对人物形体的准确概括。



朱其:

…… 我刚看了曾浩作品,他从1992年到今天的创作大概分两个阶段。从语言方法上,最早期受新生代的影响、写实主义加上一些青春、玩世不恭这些表情和姿态,到后来用一些粉红色的色调来做以自创形象为主的风格特征。第二阶段用了一些拼贴的方法,把现成符号的形象进行改造,或者把色调改了,或者把形象改了,或者把很多符号形象组合在一个画面上,这是他的一个基本方法。曾浩现在用这些方法,结合现实主题,呈现社会中人的存在感。他最近的装置艺术作品,加入空间互动表演,曾浩完成了从早期新生代绘画到现在多媒体装置这样一个过程。

……

我认为展览作品的效果不要太过于娱乐性,如果技术上没有控制好,娱乐性占很大比例,那么这个有时候就可能会改变作品的美学性质。
我也认为艺术创作不应该是一种无批判视觉,纯粹的审美视觉,这样画的话,美院所教你的很多,甚至连造型都不用,你也不用画的很写实,现代主义为什么不要形象的图像主题,因为他认为形象的图像主题是社会学的东西,不是绘画本身,所以这次以图像为主的作品是否会感染人?它的绘画价值在哪里?
你有立的住的地方,是牢牢抓住了这个时代的美学,但是这个美学落到完善成熟的方式,还需要时间。



黄玥霖:

……

整个画面,也是感觉它连续会出现,无论画的人物,还装置,装置的材料使用了塑料,包括后面行为鸡蛋放在随意的地方,都能感觉到里面有几个关键词,比如说脆弱、易碎,很轻,很薄等。

…… 现场展示的作品中,气泡的意向体后面有一些刺,背景这些建筑物的边角是尖锐,在这里会有矛盾点,或者社会点的东西,但的拼贴化的感觉,相互之间的关系,调和性上却没有能够达到很顺的状态。气泡,够轻,易碎,即“”起,“”终。这件装置作品一个大的气泡,用气鼓在那边,你也意识到它无法长时间充足,会瘪下去,你只能再次补气,所以是否把气球”也考虑在作品创作的概念里面它的脆弱性,涵盖其中,作品的概念往立体空间发展是不是更有意思?你有做过气球的互动作品,大家在踩气球玩的很欢。欢愉有两种,一种是让那些人拼命踩这些球,以踩炸来达到欢愉感,还有一种是小孩经常玩的向高空抛气球,在抛得过程中非常欢愉,假设在这种状态中因为一些其他的设定使得气球突然破了那么在当下欢乐的心境就会直线往下。



张爱东:

我知道一个巨大的气球,在一个展厅里面,几乎充满这个展厅,展览的时候往这个球里吹起,这个球一直膨胀,膨胀到极限,但是他知道这个球破不了,但是对观众的心理压力,觉得马上就要爆了,但是实际上爆不了,它控制的。意思全出来了。

我对曾浩的作品有一个直观的感觉,原来曾浩的作品我都是通过网络画册。看了原作以后,觉得原作要比看到的电脑上看到的我更喜欢。因为放在图片被我们看到,和在画布我们看到,画布多了一层东西,画面上属于绘画本身,颜色、质地某些东西,还是更有意思的。

我觉得曾浩的作品它的符号带来所有的意义,这些东西在图片里面都能感觉到,甚至我们看到很小的图片我们也知道它用什么符号,批判了什么东西,一系列了说法都在里面。但我始终觉得,尤其是绘画作品,我觉得一定是在绘画平面、语言本身,必须通过这个界面表达你想要的。

……

我刚才说的绘画的意思不是一种很保守的说法,我说的就是气泡那种易碎的感觉,你画完以后,这幅画不管怎么处理,这幅画别人不敢碰,怕碰了以后会爆了。绘画本身传递出来感觉,就是易碎,别的东西都可以套进去。



李晓峰:


虽然与曾浩第一次见面,通过刚刚播放的作品经历,感到很亲切,熟悉、不陌生。你作品经历的变迁,折射了中国现当代绘画的历程。从乡土、伤痕、超现实、表现、象征、POP、艳俗、青春残酷乃至卡通动漫时代。

……

这里纠结着对泡泡进一步的解读可能。首先,它和肉有关,在你的作品上,生命体用泡泡组合,的确有很大困难,要泡泡有表情,让泡泡和人类这么具体的形象融合,连接起来有难度。但是你的意图我清楚,特别是粉红色系的作品,也是你作品最多出现的色调,跟欲有关。但是,这个肉是病态的,含有了病毒、病变,让人感到有某种不快不爽,有点难受,因为我们知道当显微镜下,我们身体的淋巴、囊肿,跟这种肉感的泡泡倒反而是更加接近了。这个我们也可以延伸,他的生命的病毒,时代的病毒,甚至是我们整个消费社会,充满欲望的这种东西,其实是一种毒,如果这么理解的话,这个图象就成立了。这个泡本身有双重语义,一个是它很炫,可以膨胀,甚至给人带来幻觉的无限的膨胀,而且是一种非常饱满,非常光鲜,非常膨胀,但是这种幻觉,这个泡一个是很华美,一个是很易碎,很容易消亡,随之而来的就是只有消亡,所谓幻灭,幻与灭的同在,二律背反。泡泡的幻灭性与消费的本性有关,消费社会的消费,就是消失。主体的主动性、自主性、创造性都因消费的属性而退化、消亡。

……


一个有古典情结的人,或许成就了他个人语言的特色。泡与生命记忆、古典情结、传统乡愁、当代社会并置融化,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从子宫里出来,那件像泡泡的怀孕大肚子最能代表。你以泡作为媒介,表达了一个当代艺术家对消费社会消费的一种应该具有的批判态度,就是对消费欲望的反省,对充满诱惑的光鲜消费的反消费。




苏冰:

第一,我个人比较喜欢曾浩早期作品和近期作品,那种创作原动力状态很重要,中间的阶段你在学校做老师,受到当时周遭艺术环境的影响在画面里能感受得到,近期的创作已经回到绘画本身,很轻松。我比较喜欢这状态。

第二,回到艺术创作本身,包括材质,在未来放在曾浩面前可能有两条路,一个是架上绘画,这条线上怎么继续走?另外一条线路是我发现你近期展览现场出现了装置,这个装置用的是充气的材质,其实曾浩的绘画技术问题已经很熟练,在材质方面做突破有难度和挑战,但也是乐趣所在,也蕴含着新创作的无限可能。我很好奇假如没有今天这个研讨会,你对下一阶段自己的创作有什么思考吗?因为有着绘画的情结,我感觉你未来在架上绘画创作的材质上还有很多无限的可能,非常期待。

第三, 刚才李晓峰老师谈及的“幻 . "这两个字很好,就是把你的画面特有的视觉元素,一”幻“ 一”灭“两段可以无限做延展,很多人看了你的作品,会联想到当下中国社会现实泡沫/浮夸/虚幻的繁荣等等,而反过来看,我觉得泡泡其实很强大,从物理属性和经济属性上,泡泡都很强大的,市场经济发展包括金融市场都是需要泡沫的,没有泡沫还不行,只是这个泡沫的度到什么程度而已。泡泡有着美好的一面,也有着更强大的一面!




 

通知公告更多>>

订阅-我们将会把最新展览及活动发送至您的邮箱

馆址

上海浦东新区樱花路869号A区3-4楼(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办公室位于3m)

联系方式

+86 (0) 21-50339801

www.himalayasmuseu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