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点: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艺术家:胡项城

类 型:展览

时 间:2014.11.21~2015.01.08

费 用:0

是否参与这次活动?

构架·展望:

全球范围的城市化运动势不可挡,在伦敦、纽约、上海、迪拜等城市,一座更比一座高的建筑拔地而起,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迅速取代了农业社会的生存景观。钢铁脚手架与背井离乡的农民工,犹如一组组比例失调的奇异组合漂荡在各工地,很难想象这种景观是否有一天会搭建到地球的尽头。脚手架的存在是为了建筑楼宇,它的意义只是作为大型工具而存在,是建造中的临时状态。但建筑似乎永无停息,因此脚手架便时时处处可见,于是在人们的印象中,脚手架与建筑形影不离,似乎形成了永恒的图像。令人叹息的是脚手架上工人却像剪影一般定格在那里,他们中很少有人可以落地,住进城市中新建的楼宇,同时,作为建设者,他们虽然常常踩在最高的脚手架上,却很难瞭望到他们远方的老家和新居。

2014年11月21日,高楼林立的上海浦东新区却竖立起了一座奇异的脚手架,这座圆形的脚手架并非为搭建楼宇而建,它成为了这次建造的真正主角,成为了目的,这就是当代艺术家胡项城先生在喜玛拉雅艺术中心的广场上创作的装置作品“这不是零”的一部分。在这个圆形围挡当中,还建有鲁班大师的彩灯像,鲁班大师的周围堆满了胡先生从旧木材市场收集来的建筑雕饰碎片,虽然这些碎片已然朽坏,但当年工匠的丰富想象力与精湛的技术依然清晰可见。钢铁脚手架的上方浮悬着一个个用旧的门窗组成的巨大圆环,构成零的形状,这些来自各家各户的门窗的连接,分明让我们看到了曾经的家园,家园中人与人、家与家之间相互依恋的温情。如今,在红、蓝两种警示灯闪烁的灯光下,仰望天空中的这座环形家园装置,心中便有了一种复活、升华、神圣的感觉。


环球箭头计划——时代力量

在喜玛拉雅艺术中心的广场上竖起了三个巨大的朝下的箭头,十分引人瞩目。环球箭头计划是胡项城“这不是零”装置群中一组特别的组合。这三个箭头分别用废弃的木片、崭新的玻璃和冰冷的水泥制作而成。木质箭头让我们联想到人类从钻木取火以来那种坚忍不拔的进取精神。其中最大的水泥箭头则表达了当下钢筋水泥时代人类无处不在的超强力量。玻璃箭头预示了未来的不确定性,暗示当我们不断进取的同时,也需要考虑自我瓦解的危机。忧患意识,永远是伴随着人类成长的明智力量。


拆掉“拆”字——迷宫

“这不是零”的装置群的背面有座巨大的圆型迷宫,当我们进入这个迷宫,会看到许多由古建筑上拆下的废弃门窗组成的装置组合。在这巨变的时代,拆除部分老房子,为道路、河道、新城市让路,或许是不可避免的。但时至今日,我们是否需要停顿、反思一下呢?我们拆得是否过多了?族群失去记忆的后果又会是怎样的呢?今天,这些门窗的主人早已散落在各地,而门窗——这些千家万户存在的记忆却相聚于此。当我们进入这座迷宫时,也许会突然发觉,有时候我们离历史太近,反而可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和价值。如果我们从高处俯瞰迷宫的外形和内部行走的人流,将会发现整个装置是个巨大的“拆”字。艺术家似乎在提醒我们,我们应该从麻木中惊醒了,拆剩的已经不多了,面对文化遗产的破坏,我们该如何向子孙交代?单一均质的生存空间,真的能给我们丰富的想象力和多彩的生活吗?当1月8日这个展览结束的那一天,胡先生将邀请大家一起将这个巨大的“拆”字拆掉,千百家的门窗将重新组合成一个“福”字,迎接2015年新春的到来。但愿有机、多元、和谐、充满活力的新芽在未来萌发。


温暖我的家

“这不是零”装置群还有个4米高、8米宽的圆形高台,高台上老井与石础均来自废弃的家园,高台的周边一圈圈围绕着志愿者提供的千百件旧衣服。这些曾带着体温的衣服,今天却有个共同的愿望——守望我们的家园。看到这老井圈,我们会联想到饮水思源;看到这石础群,我们则应该警惕,这物质与精神的传承万万不可断在我们手中。

拓印

在现场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台用废旧木材组成的压路机,机身上布满了被废弃的传统印刻残片图像。压路机压出一个圆形路面,这个圆圈不是失去记忆的零,而是连接历史和传统走向未来的通道。在展览的东面有座用各地废物与新旧木材组装成的传统廊亭,这里将成为展览期间的临时砖瓦工坊,胡项城先生将与大家一起将千万片传统建筑和家具的残片印刻在泥坯上,而这些印有传统文化记号的砖瓦将成为新建筑的材料。这些材料承载着传统历史的文化图像,将通过成人的双手传递给下一代。在这里,自然的造化、先人的智慧都将获得真实尊贵的敬重。


消失的建筑,永远不消失的家园情怀

在喜玛拉雅艺术中心的巨大异形柱的空间中,有一组组用老木门窗组合的装置构架,在展览期间,胡项城将与艺术圈内外的朋友,在此回顾与畅想已消失的传统历史建筑风景,以及大变迁时代的图像。流淌在血脉中对过去、对未来的家园情怀将被定格在这些装置中。


生存空间仪式历史的祭奠

   在“这不是零”的装置群中,胡先生围绕着传统历史图像,重新组合,设定了多角度的视点与行停的空间方位。有旋转登高、有直线行走、有周而复始的轮回线路,也有复折迂回的通幽。既有仰望天空的导向,又有俯瞰四周的视点。所有的行为,都将重新使人感受到人类生存的文化空间与历史时间,而这一点极易为人所忽略,从而让千千万万生活在无机的矩形几何城市中的人,身心获得一定的释放。这个创意,也可为今后的城乡布局规划者提供一份有益的参考。

 

通知公告更多>>

订阅-我们将会把最新展览及活动发送至您的邮箱

馆址

上海浦东新区樱花路869号A区3-4楼(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办公室位于3m)

联系方式

+86 (0) 21-50339801

www.himalayasmuseum.org